keyboard_arrow_right
keyboard_arrow_right
上一次楼梯就c一下 坐着吃饭下边是连着的
未分类

上一次楼梯就c一下 坐着吃饭下边是连着的

  封九辞冷眼看过去。

  整个部门的人纷纷低头,只有秦薇浅一人昂着脑袋,没有半分恐惧并质问秦婉儿:“我怎么欺负你了?”

  “身为总裁的助理,却说未来的总裁夫人没有素质,你就是在欺负人。”秦婉儿可怜兮兮的对封九辞说:“九辞,我不喜欢她,你把她开除好不好?”

  一句话,让整个部门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众人忍不住偷瞄了秦薇浅一眼,刚上任就被面临被开除,她可是头一人!

  他们越发觉得不能得罪秦婉儿,所以这个时候都选择了沉默。而封九辞则点了点头:“以下犯上,的确不好,给她道歉。”

  毫无疑问,这话是对秦薇浅说的。

  秦薇浅攥紧手心:“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。”

  “再顶嘴扣一个月工资。”封九辞的声音非常无情。

  秦薇浅面色难堪。

  原本还十分害怕的秦婉儿难得看到封九辞为自己出头,感动的心都化了,看来是她多虑了,封九辞还是很在乎她的,有她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妻怎么可能看上秦薇浅这种二手货!

  有了封九辞撑腰,秦婉儿大胆的说:“听到没有,道歉!”

  秦薇浅精致的脸颊的微微泛红,咬着唇瓣不吭声。

  秦婉儿知道秦薇浅的性子,料到她不可能这么轻易认错,对封九辞说:“看来你的新助理一点都不听话呢,这种人留在公司也是祸害。”

  封九辞冷眼看着秦薇浅,锐利的眸光能把人活剥。

  秦薇浅倔强的不说话。

  秦婉儿笑着说:“受不了就卷铺盖走人,没人留你。”

  秦薇浅最终还是选择了道歉,因为她付不起五百万的违约金没法做到很潇洒的转身离开。

  秦婉儿也因此高兴的不得了,想去拉封九辞的手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,秦婉儿也不生气,美滋滋的跟着封九辞进了总裁办公室。

  门关上后,秘书部的人才悄悄抬起头,若有所思的看了秦薇浅一眼,秘书长还专门来提醒秦薇浅以后看到秦婉儿要躲远点。

  秦薇浅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,内心却忍不住骂了一句:狗男女!

  闷闷不乐的整理好资料,过分的是封九辞居然给她安排了三个人的工作量,导致秘书部里的人都走了,她还要加班。

 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都是齐子衡的电话,秦薇浅不想接就直接把他电话号码拉黑了,眼瞧着就快要没电了,秦薇浅翻出充电器准备充电的时候秦豆豆的电话打进来了。

  “妈咪,你今晚还在加班吗?”软糯糯的声音充满疑惑。

  秦薇浅才想起答应过要去接秦豆豆,很愧疚的道歉:“对不起宝贝,我现在可能走不了。”

  “那妈咪多少点下班呢?”小家伙好奇的询问。

  秦薇浅看了一眼桌上还没处理完的资料:“八点吧,八点我就过去找你,乖,安静等我知道了吗?”

  “知道了,爱妈咪。”秦豆豆乖巧的声音甜甜的。

  压抑了一整天的秦薇浅心都要化了,忽然间觉得所有的委屈在豆豆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,只要豆豆还在,她依旧是最幸福的人。

  秦薇浅笑得很甜,“我也爱你。”

  甜甜的挂断了电话,秦薇浅回头却见封九辞就站在自己身后,她吓了一大跳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封九辞冷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,说:“跟我出去。”

  “我?”秦薇浅忍不住看了一眼封九辞身后的秦婉儿:“那她呢?”

  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。”封九辞提醒她把文件拿上后转身离开,是去拿车钥匙。

  秦薇浅只好快步跟上,在路过秦婉儿身边的时候秦婉儿忽然压低声音:“你最好不要对我的男人有半点非分之想,否则我让你好看!”

  秦薇浅本来不想搭理她的,但又不想让秦婉儿太得意,趁着封九辞没出来,她笑着提醒:“你没听说过近水楼台先得月吗?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秦婉儿脸色骤变。

  “你说呢?”

  秦薇浅没有正面回答,秦婉儿却已经吓得抓狂了,大骂:“你这个小贱人。”

  秦薇浅低头,抱着文件一声不吭。

  秦婉儿奇怪秦薇浅怎么忽然就变怂,回头才发现封九辞已经拿着钥匙走出来了,她刚才的话封九辞一定听见了,秦薇浅这个心机婊,居然敢设套陷害她!

  秦婉儿气得不行,追上去想要和封九辞解释,封九辞不理会不说还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吓得秦婉儿连忙住了嘴,停在原地,忿忿不平的看着秦薇浅和封九辞一同离去的黑影。

  “总裁,我们要去哪?”秦薇浅心里有些小得意。

  “见个人。”封九辞把钥匙扔给秦薇浅,“开车。”

  “我?”秦薇浅怔然。

  封九辞不悦:“难道是我?”

  “哦~”她笨手笨脚的上了驾驶座,问:“去哪?”

  “龙庄。”封九辞淡漠的回了两个字。

  龙庄是附近一家很有名的茶楼,秦薇浅以为封九辞是要去见客户,到了才发现封九辞见的是齐子衡的父亲!

  秦薇浅彻底懵了,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齐树荣注意到了秦薇浅,笑着问:“九辞,这位是?”

  “女伴。”封九辞漫不经心的回了两个字。

  齐树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忍不住多看了秦薇浅两眼,并说:“你什么时候好这口了?”

  “最近。”封九辞把秦薇浅叫过来,让她跟齐树荣打招呼。

  秦薇浅却被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!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中年男人,差点要当她公公的人,封九辞居然当着齐树荣的面说自己是他的女伴!

  秦薇浅很清楚在有钱人的眼中女伴意味地下情人,见不得光,封九辞这是在侮辱她!

  秦薇浅牵强一笑,不卑不亢的说:“齐先生好,我是总裁的助理,今天充当女伴,如果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齐先生见谅。”

  封九辞英气的剑眉皱了皱,没想到她居然还敢解释!这是为了嫁入齐家当少奶奶做好准备吗?她配?

  齐树荣则是笑了笑,“没事,坐下来吧,别站着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秦薇浅坐下,不再说话。

  齐树荣和封九辞闲聊了半小时就走了,封九辞见才八点,就让秦薇浅开车送他回家,秦薇浅不愿意,在为刚才被说成女伴的事情而生气。

  “让我开车送你回去可以,但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我是你的女伴?”秦薇浅质问。

  封九辞捏着她下颌,“我说是就是,开车。”

  秦薇浅红着眼睛,心里虽有万分委屈却不敢反驳,按着导航一路将车子开到富强别墅区,封九辞让她把车子开进封家后直接把她赶走了!

  秦薇浅心里不太舒服,但也没说什么,拿着自己的包离开了封家,独自走到马路外准备打车却忽然想起秦豆豆就在富强区,她急忙给秦豆豆发了个地理位置,并说:“豆豆,你在哪,妈咪来接你了。”

  封家,正绕着封老奶奶玩耍的秦豆豆拿起手机,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:“封奶奶,我妈咪来了。”

  “是吗?到哪了?”封老夫人凑过来。

  秦豆豆打开定位,欣喜的说:“就在附近!”说完小家伙跑到窗口踩着凳子往外看,果然就看到一抹倩影站在不远处,还越走越远!

  “妈咪!”秦豆豆着急的冲着窗外大叫,秦薇浅没听到,秦豆豆跳下凳子:“封奶奶,我妈咪来了,我下楼去接她。”

  也不等封老夫人回答秦豆豆就已经乐开了花,打开房门跑了出去。

  他跑的很急,小小的一团又短又胖,冲出房间的时候也没人注意到,砰地一声,秦豆豆撞到两根硬邦邦的东西,他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哼叫。

  “豆豆,怎么了!”封老夫人慌忙跑出来。

  封九辞俊美的容颜一沉,低头,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孩童瘫坐在地上,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!

  走廊上,一大一小四目相对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。

  封九辞的脸上一闪而过的诧异,随后紧紧的皱起了眉头!

  这个小孩,他见过!

  稚气未脱的脸和订婚宴那晚在礼台上指着他鼻子大骂“小白脸”的娃娃一模一样!

  封九辞忽然就笑了,笑声阴冷又恐怖。

  被撞翻的秦豆豆疼得呲牙咧嘴,葡萄大的眼睛闪烁着点点泪花,痛得快要哭的他听到封九辞笑的时候头皮一阵发麻,待看清封九辞的脸,秦豆豆呆住了,眼珠子越睁越大!

  这不是和坏女人在一起的叔叔吗!

  啊啊啊!

  他怎么会在这里!

  “妈,这是哪来的小孩。”封九辞的声音简洁。

  封老夫人连忙把摔在地上的秦豆豆扶起来,厉声训斥封九辞:“你不长眼睛吗?这么大个小孩子看不见?你还敢把他撞飞到地上去,赶紧给豆豆道歉!”

  封九辞面色阴郁,阴森森的扫了秦豆豆一眼:“豆豆,是吗?”那声音恐怖极了!

  秦豆豆小小的脸被吓得拧成了小麻花,可怜兮兮的往封老夫人腿边躲。

  封老夫人见豆豆都被吓到了,生气的吼封九辞:“你温柔点,孩子胆子小,别吓着孩子了!”

  “你确定他胆子小?”封九辞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这个小孩之前叉腰骂他小白脸的时候可是十分嚣张!他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见到胆子这么大的孩子。

  他对秦婉儿没有感情,所以当时得知秦婉儿生了孩子后并没有生气,他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应付家里人的未婚妻,只要是个女的都可以,但眼前这个指着他鼻子骂了一通的小孩……